阎明罡的官方网站 返回更斯书画沙龙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首 页 | 艺术简历 | 主要成就 | 学术主张 | 个人视频 最新动态 | 代表作品 | 出版图书 今天是:2019年4月22日 星期 一


阎明罡
    阎明罡,1969年生于四川成都,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,中国古琴学会会员,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,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江苏省收藏家协会会..
前 言
发布时间:2019/4/5 12:56:00 浏览次数:22 [字号: ] 

    许多年前,我写过一部中篇小说,《书痴》,发表在《钟山》杂志,被选刊转载。主人公谭一池,是个书法家,境界高古,终生埋首于纸墨之中,孜孜以求,最后,他的魂和书法的魂几近于吻合。
   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,我都以为,谭一池是我虚构的艺术人物,生活中不会有。一直到我认识了阎明罡,才改变了想法。
    我初次走进明罡的家,忽然在心底唤起某种熟悉感,可我明明是第一次来呀。书桌上、案几上摆满了字画,尤其吸引人眼球的是一把把打开的折扇,上面的字比蝇头还要小,却纵横有致、笔法精良,尽显微观世界之玄妙,你再看身旁美髯飘飘,个头高大的明罡,简直不敢相信是他所为。玻璃橱中陈列的,不是时髦的奢侈品,不是一般男人的生活必需品。而是石头,大大小小的石头,色彩斑斓的石头,珍贵的石头,朴素的石头,密密麻麻,静卧其间。而在厅里,一张宽几上,摆满了各等紫砂壶和大小杯碟,以及来自各个产地的名茶,也是密密麻麻,层层叠叠。几间屋子,整个客厅都是随意铺陈。一时间,你觉得空间小了,举手投足,似乎都有障碍了。人和纸墨,和石头,和茶叶是如此肌肤相亲,呼吸与共!
    我怎么似曾相识呢?哦,想起来了,在小说中,一池的家就是这个模样。客人到了,没法插脚,好像是到了一个地形复杂的地方,有凹地,有丘陵。
    毫无疑问,明罡是最接近一池的人。
    一池是个书痴,只知写字,不知其他。什么出名发财,一靠贪官,二靠奸商,在他这里全是盲区。积年累月,他以他的生命,一分一分,一寸一寸,滋养他的艺术之花。
    我觉得明罡也有几分相近。朋友们对他的艺术痴情,都深有感触。有的说,“吾友明罡书、画、印俱佳,爱之者众,直可换鹅。”有的说,“明罡治印,是为心印。明罡之画,或异中庸。明罡之书,读其书心经,可见一斑。”林林总总,都是由衷之赞叹。明罡自己喜欢一付对联,上联是,发上等愿,结中等缘,享下等福。下联是,择高处立,宜平处居,向宽处行。我说,这是对屈子上下求索的世俗化的诠释吧。
    然而,我却习惯于借助形象。夜阑了,明罡却精神熠熠,他从来是习惯于夜里工作的。或挥毫大书,意气风发。或凝神屏息,一笔一划,写他的蝇头小字,“心经”如净水在他心底汩汩流过,他心排杂念,敛身端坐,仿佛本身就是一尊佛。现在都市污染,夜空中少有星星。然而,他一笔一划写,一个字一个字写,心经汩汩流淌,乌黑的天空中有星光了,待到凌晨天晓,他的心底已经是满天星斗!
    不过,明罡和一池也有不同。
    我笔下的一池,性格孤僻,惑于与人沟通,交友甚少,其实是我写作者孤陋寡闻,如果放到现在,还写这部小说,大概不会这么写。
    谭一池烧尽了他以往的所有作品。开写人生最后一幅作品,文天祥的《正气歌》,写到89个字,他轰然倒地,溘然长逝。友人评述,一池之绝笔浩气贯注,心血滋养,为一池精魂之生动体现。
    我们的明罡不一样,他还年轻,多才多能,洋溢着充沛的生命力。他喜欢美食,不仅上店里吃,还回家琢磨着烧了,请朋友吃。他和朋友相约,开车进西藏,一路颠沛流转,一路笑语放歌。他精于治印,为各路朋友刻了无数的印,他们取了,在自己的字画上,一个个盖。还有不可思议的,他还能为朋友设计手串哩,有人嫌腕上的手链串得不好看,就来求他,让他重穿。明罡一口应允了,此时他的手就如翻飞的燕子一般灵巧。这些都是我笔下的一池不可能做的。
    心经,原来也是妙趣横生,千姿百态的!

沈乔生
写于2014年7月19日
(作者系江苏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)

上一条: 无
下一条: 无
评论
评论人:  验证码:
暂无评论!
版权所有:更斯书画沙龙网